<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14248496\x26blogName\x3dDESIGN+HUGO+++%E8%A8%AD%E8%A8%88%E9%9B%A8%E6%9E%9C\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vibodha-orang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zh_TW\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vibodha-orange.blogspot.com/\x26vt\x3d-5847879543731861208',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首頁  |  Google  |  Yahoo!

星期日, 9月 11, 2005

撼動生命 It's All Gone Pete Tong


電影賞析:
劇情簡介


國際知名DJ Pete Tong、Tiesto、Paul Van Dyke、Carl Cox聯手演出,2004多倫多電影節最佳電影。
法蘭奇是世界知名的頂尖DJ,極具天份的他深受各大PUB夜店和樂迷的擁戴,有著豪華的白色洋房、嬌豔如花的美妻;除了音樂,還有不可或缺的菸酒與毒品,要什麼有什麼的生活讓他宛若置身天堂般,卻也讓他日益墮落糜爛。 有天,一陣陣莫名的噪音侵入了他的耳朵,漸漸地,當他把音量轉到最大時,居然什麼也聽不到了,他生命中最愛的音樂就此消失…
全然的寂靜讓他一夕間墜入絕望的谷底,過往熱烈的掌聲變成唾棄的噓聲,樂迷、工作夥伴與愛妻紛紛離去,徹底崩潰的他只剩下毒癮與寂寞的煎熬;直到,他終於再次抓到音樂的撼動…
這部類紀錄片式的電影藉由一位失聰DJ法蘭奇的人生經歷,向觀眾展示了世界知名的電音聖地--伊比薩島Ibiza的舞蹈俱樂部生活。整部電影在西班牙的伊比薩島上拍攝,觀看本片就像是進行一場高級電音舞場的巡禮一般。
就如某一影評所言:“失去才知珍惜"是看完這片的心得,當上帝關起一扇窗,它卻也同時為你開啟另一扇窗,法蘭奇用他的心,他的眼及觸覺完全取代失去的聽覺,甚至表現得比以前更為淋漓盡致,令人喝釆!也喜歡它的配樂,整個架構有“猜火車“的影子。內容節奏明快、詼諧,喜愛電音的朋友應該會很喜歡。

9 Comments:

  • 聽設計雨果這樣介紹
    很是心動也想來看看說
    就像你說的
    上帝不小心關起了某扇窗
    一定會幫你再開啟另扇窗的
    很想看看那樣努力的過程

    By Anonymous Sita, at 9/11/2005 6:09 下午  

  • 我對這電影很有興趣~
    原來它才剛要上映呀~
    不過可能沒時間看了~
    看來,我要等片子租~

    By Anonymous Amanda, at 9/11/2005 10:30 下午  

  • 我的生日禮物 ◎王文華

    每個人,在每個人生階段,都可以忙一百件事情,而因為在忙那些事情而從自
    己真正的
    人生中缺席。他可以告訴朋友:「我爸爸

    過世前那幾年我沒有陪他,因為我在忙這個、
    忙那個。
    」我相信每個人的講法都會合邏輯,大家聽完後不會有人罵你這個忘恩負義的

    東西。但人生最難的不是怎麼跟社會交代,而是怎麼面對自己。


    爸爸在二○○○年的十二月十七日過世,兩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收到他送我
    的禮物。一
    九九八年十月,爸爸的左耳下突然腫了起

    來,起先覺得是牙周病,後來以為是耳鼻喉的

    問題,最後才懷疑是淋巴瘤。在此之前,爸爸一向是家中最健

    康的,煙酒不沾、早睡早
    起、
    一百七十五公分、七十公斤。

    由於淋巴散佈全身的特性,淋巴瘤通常是

    不開刀、而用化學治療的。但爸爸為了根治,
    堅持開刀
    。七小時後被推出來,上半身都是血。由於麻藥未退,他在渾沌中微微眨著眼

    ,根本

    認不出我們。醫生把切下來的淋巴結放在塑膠袋裡,舉得高高地跟我解釋。曾

    經健康的爸爸的一塊肉被割掉了,曾經健康的爸爸的一部分被放在裝

    三明治的塑膠袋
    裡。

    手術後進行化學治療,爸爸總是一個人,從忠孝東路坐車到台大醫院,一副

    逛公園的輕鬆模樣。打完了針,還若無其事地走到重慶南路吃三商巧

    福的牛肉麵。我勸
    他牛肉吃多了不好,他笑說吃肉長肉,我被割掉的那塊得趕快

    補回來。化療的針打進去
    兩週後,白
    血球降到最低,所有的副作用,包括疲倦、嘔吐等全面進攻,他仍然每週去

    驗血,像打高爾夫球一樣勤奮。


    但這些並
    沒有得到回報,腫瘤復發,化療失敗,放射線治療開始。父親仍神采


    奕奕,相信放射線是他的秘密武器。一次他做完治療後,跑到明
    曜百貨shopping。

    回家後我問他買了什麼,他高興地拿出來炫耀,好像剛剛買了一個
    Gucci皮包。
    「因為現
    在脖子要照放射線,所以我特別去買了一件夾克,這樣以後穿衣服就不會碰到

    傷口。」傍晚七點,我們坐在客廳,我能聽到鄰居在看娛樂新聞,爸

    爸自信地說:「算
    命的曾經告訴我,我在七十歲之後還有一

    關要過,但一定過得去。過去之後,八十九
    十,就一
    帆風順了。」他閉上眼、欣慰地微笑。
    一九九九
    年四月,爸爸生病半年之後,他中風了。


    我們在急
    診室待了一個禮拜,與五十張鄰床只用綠色布簾相隔,我可以清楚地聽到別人
    急救和急救失敗的聲音。「前七天是關鍵期!跟他講話,你們要一直跟他講話。」我跟

    他講話,他聽得見卻不能回答。我換著尿布、清著
    尿袋、盯著儀器、徹夜獨白。「你記
    不記得小
    學時有一年中秋節你帶我去寶慶路的遠東百貨公司,我們
    一直逛到九點他們打

    才離開……」我開始和爸爸說話,才發現我從來沒

    有和他說過話。爸爸真的救回來了

    爸爸回來了,我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但他這硬氣
    的老小子,真的就回來了。帶著痲痺
    的半

    身,我們住進復健病房,腫瘤的治療不得不暫停。
    任何復健過的人和家人都知道,
    那是一個漫長、挫折、完全失去尊嚴的過程。你學著站,學著拿球,學著你三歲就
    會做
    的事,而就算如此,你還做不到。但他不

    在乎看起來可笑,穿著訂做的支架和皮鞋,每

    在醫院長廊的窗前試著抬腳。

    癌症或中風其中之一,就可以把有些人擊垮
    。但爸爸跟兩者纏鬥,卻始終意興風發。他

    甚至有興趣去探索秘方,命令我到中壢中正路上一名中醫處求藥,「我聽說他的藥吃個
    三次中風
    就會好!」復健、化療、求秘方,甚至這樣他還嫌不夠忙,常常幫我向女復健

    老師要電話,「她是台大畢業的,我告訴她,你也是台大的,這樣你

    們一定很速配。」

    我還沒有機會跟復健師介紹自己,腫瘤又復發了

    。醫師不建議我們再做化療或放療,怕

    引起再次中風。「那你們就放棄囉?」
    我質問。
    醫師說:「不是這麼講,不是這麼講…
    …」

    我知道我的質問無禮,但我只是希望有人能解釋這一年的邏輯。從小

    到大,我相信:只
    要我做好事,就會有回報。只要我夠努力

    ,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東西。結果呢?那麼好
    的一個人
    、那麼努力地工作了一生、那麼健康地生活、那麼認真地治療、我們到最好的

    醫院、請最好的醫生、全家人給他最好的照顧,他自己這麼痛苦,結

    果是什麼?結果都
    是bullshit!



    「還有最
    後一種方法,叫免疫療法。還在試驗階段,也是打針,健保不
    給付,
    一針一萬七。」

    免疫療法失敗後,爸爸和我們都每下愈況。二○○○年六月,他再次中風,

    始用呼吸器和咽喉管呼吸,也因此無法再講話。他瘦成一百六十五
    公分、五十公
    斤。床越來越大,他越來越往下塌

    。我們開始用文字交談,他左手不穩、字跡潦

    草,我們看不懂他的字,久了之後,他也

    不寫了。中風患者長期臥床,四小時要拍背抽
    痰一次。夜裡他硬生生地被我們叫醒,側身拍背。他的頭靠在
    我的大腿上,口水沾濕了
    我的
    褲子。拍完後大家回去睡覺,他通常再也睡不著。夜裡呼吸器運轉不順突然嗶嗶大
    叫,我們坐起來,

    黑暗中最明亮的是他孤單的眼睛。


    一直到最後,當他臥床半年,身上插滿鼻胃管、咽喉管、心電圖、氧氣罩時

    爸爸還是要活下去的。他躺在床上,
    斜看著病房緊閉的窗和窗上的

    冷氣機,眼睛會快速
    地一眨一眨
    ,好像要變魔術,把那緊閉的窗打開。就算當走廊上醫生
    已經小聲地跟我們
    討論緊急時需不需要急救,而我們已經簽

    了不要的同意書時,他自己還是要活下去的。
    當我握著
    他的手,替他按摩時,他會不斷地點著我的手掌,像在打
    密碼似地說:「只要
    過了這一關,八十、九十,就一帆風順了

    。」


    爸爸過世讓我學會三件事

    爸爸
    過世後的這兩年,我學到三件事情。第一件叫
    「perspective」,或是「視野」,

    意思是看事情的角度,就是把事情放在整個
    人生中來衡量,因而判斷出它的輕重緩急。
    好比說小
    學時,我們把老師的話當聖旨,相信的程度超過相信父母。大學後,誰還會在

    乎老師怎麼說?因為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了,事情真正的重要性就清

    楚了。在忠孝東路
    四段,你覺得每一個紅燈都很煩、每一次

    街頭分手都是世界末日,但從飛機上看,你肝
    腸寸斷的
    事情小得像鳥屎,少了你一個人世界並沒有什麼損失。


    我的視野是爸爸給我的。我把自己過去、

    現在,和未來所有的挫折加起來,恐怕都比不
    上他在醫
    院的一天。如果他在腫瘤和中風的雙重煎熬下還要活下去,我碰到人生任何事

    情有什麼埋怨的權利?後來我常問自己:我年
    輕、健康、有野心、有名氣,但我真得像
    我爸
    爸那麼想活下去嗎?我把自己弄得很忙,表面上看起來很
    風光,但我真的在活著
    嗎?我比他幸運這麼多,但當有一天我的

    人生也開始兵敗如山倒時,過去的幸運是讓我
    軟弱,還是讓我想復活?


    有了視野,我學到的第二件事是:搞清楚人生的優先順序。
    三十歲之
    前,我的
    人生只有自己。上大學後我從不在家,看

    到家人的頻率低於學校門口的校警。我成功地
    說服了我
    的良知,告訴爸媽也告訴自己:我不在家時是在追求自己的理想,實踐理想的

    目的是讓爸媽以我為傲。於是我畢業、當兵、留學、工作,去美國七

    年,回來時媽媽多
    了白髮,爸爸已經

    要進手術房。當我真
    正要認識爸爸時,他已經分身乏術。子欲養而親
    不待,我離
    家為了追求創意的人生,沒想到自己的人生卻掉進這個最俗不可耐的陷阱。



    每個人,
    在每個人生階段,都可以忙一百件事情,而因為在忙那些
    事情而從自
    己真正的人生中缺席。他可以告訴朋友:

    「我爸爸過世前那幾年我沒有陪他,因為我在
    忙這個忙
    那個。」我相信每個人的講法都會合邏輯,大家聽完後不會有人罵你這個忘恩

    負義的東西。但人生最難的不是怎麼跟社會交代,而是怎麼面對自己。
    我永遠有時間

    留學、住紐約、寫小說、「探索自己的心

    靈」,但認識父母,只剩下這幾年。爸爸走
    後,
    不用去醫院了,我有全部的時間來寫作,卻一個字都寫不
    出來。我的人生變成一碗
    剩飯,份量雖多我

    卻一點都沒有食慾。失
    去了可以分享成功的對象,再大的成功都只是
    隔靴搔癢。


    我學到的
    第三件事是:承認自己的脆弱。爸爸什麼都沒做,只是一天晚上坐在

    陽台乘涼,然後摸到耳下的腫塊,碰!
    兩年內他老了二十歲。無時無刻,壞事發生在好
    人身上,
    你要如何從其中註釋出正面的意義?每一次空難都有兩百
    名罹難者,你要怎麼
    跟他們的家人說「

    這雖然是一個悲劇,但我們從其中學到了…」?悲劇中所能勉強歸納
    出來的唯一意義,就是人是如此脆弱,所以我們都應該「小看」自己。
    不管你多漂亮

    成功,不管你多平

    凡多失落,都不用因此而膨脹自我。在無法理解的災難面前,我們一

    戳就破。


    爸爸在二○○○年的十二月十七日過世,這一天剛好是我的生日。他撐到那

    天,為了給我祝福。爸爸雖然不在了,但兩年來,以及以後的每一年

    ,他都會給我三樣
    生日禮物。
    這三樣禮物的代價,
    是化療、放療、中風、急診、呼吸器、強心針、電腦斷

    層、磁振造影。他離開,我活過來,真正體

    會到:誕生,原來是一件這麼美麗的事。

    By Anonymous 匿名, at 9/12/2005 3:59 下午  

  • "衝擊效應"很棒 要去看

    By Anonymous khushi, at 9/12/2005 4:00 下午  

  • 當我開始閉眼與BHAGAVAN心靈交流時,新的考驗又來了,坐在我旁邊的印度小男孩一直吵鬧不停,我根本無法專心,我快氣炸了,我好不容易與BHAGAVAN在這麼短距離,即將相處短短的幾十分鐘,所以我一直轉頭去噓他,那小男孩完全不受影響,後來很清楚聽到BHAGAVAN跟我說:「妳上來!坐在我腿上!」於是我上去,看到座椅臺下有上千人圍著他,祂問我:「妳還有聽到什麼聲音呢?」奇怪的是,我聽到上千個人的聲音,有人竊竊私語,有小孩哭鬧,有媽媽的赤責聲,有人狂叫狂笑狂哭…….但千百種聲音,卻複合成一個很和諧的頻率,我居然開始享受那種廣大渾厚的心體能量,完全不再受其他人聲音的影響,我很驚訝,為什麼只是換個座位,就能把噪音變聖音?神的位置與感官真的很奇妙!

    BHAGAVAN開始對我機會教育:「妳以前都認為神對妳很嚴厲,對嗎?其實不是我對妳嚴厲,事實上是,妳對自己很嚴厲,從妳對小孩子的態度就看出來了,妳對小孩嚴厲,其實也就是妳對自己嚴厲……妳到大自然,妳不會去苛責鳥的叫聲,妳會接受牠的如實面貌,對小孩也應該要如此,全然地,無條件地接受他的一切原貌,那才是真正的愛……」

    By Anonymous KHUSHI, at 9/12/2005 9:24 下午  

  • 看了心靈點滴 很有感觸 對於醫生只看錢來決定醫療品質 非常不以為然 有許多醫生寧可放棄高薪義診 卻有的醫師以病患給的錢多少來決定醫療品質 看病成了生意 有錢人才能享有高品質的醫療 健保就只能有很差的待遇 唉 希望那些醫師以後會學到生命的功課

    By Anonymous 健保的受害者, at 9/13/2005 12:02 上午  

  • http://www.worldphoto.idv.tw/

    By Anonymous khushi, at 9/13/2005 5:31 上午  

  • 公 告 內 容

    世界旅遊攝影會 2005行程 預定表
    世界旅遊攝影會 2005行程 預定表


    13 北疆之秋 深度攝影之旅 2005/9/18 - 10/2 共十五天



    14 希臘---愛琴海 攝影渡假之旅 2005/10/5 - 14 共十天



    15 阿拉斯加 -- 北極光 + 麥肯尼峰 攝影之旅 2005/11/3 – 10 共八天



    16 南極+南喬治亞島+福克蘭群島2005/11/17 -12/9 共二十三天


    17 緬甸深度之旅     2005/12/26 -1/5 共十一天




    報名專線: 吳文欽 02-2623-5619,0936-179-116
    趙小姐 02-2626-2323 , 0932-016-287
    蕭珍妮 02-2506-4636

    By Anonymous khushi, at 9/13/2005 6:20 上午  

  • poster很亮
    很吸引人囉

    @@

    By Anonymous Jerocca, at 9/26/2005 11:46 下午  

張貼留言

首頁